欢迎您访问礼商书院,提供礼仪培训,在线学礼仪等服务
  • 咨询热线:400-600-5661
阅读281
咨询问题
公众号
手机学习

怎么才能摆脱原生家庭带给我们的不良影响

文明礼仪 2020-12-10 14:53:34

  桎梏,常常指被束缚着,我们为什么会是今天这样一个立体,多维,特别的自己?有优点,也有缺点,有一些似乎改变不了的模式,仿佛在被某着力量一直束缚着,我们又如何走出这样的束缚?我想这可能是很多人都在面临,并想要去了解的问题。

  原生家庭带给我们每个人的影响必然是巨大的。这里有幸福,当然这里也会有伤痛。我们不得不面对的事实是:没有完美的人,没有完美的父母,也就没有完美的原生家庭。所以在你未曾看到的人生真相里,几乎所有人都在或轻或重的经历着原生家庭的创伤。

  我们先来了解一下什么创伤,任何流血的伤口都有复合的欲望,但那不肯愈合的却是不流血的创伤。所以今天我们都够在这里去谈论原生家庭的创伤,对于我们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情,当我们能够去感受到这份伤痛的感觉,而不是试图以别的东西掩盖它,我们才能重新梳理它,从而走出桎梏。

  我们不得不正视原生家庭所带来的创伤这个问题,并且去面对它。

  一些心理学流派的研究表明,一个人的早年经历对其后来成长有着非常重要甚至决定性的作用。比如沟通分析理论认为:每一个人在童年时期都被潜意识的写下了人生脚本,然后再用一生去演绎,而为我们写下脚本的人通常都是父母。

微信图片_20200909155843.jpg

  比如父母不希望你像个孩子,总用成人的标准和规范来要求你,慢慢的你会失去孩子童性,当你在童年时期无法完成的心理发展,自然到你进入成年后会利用一切机会来弥补,所以往往也无法拥有真正的成年。

  比如有的父母内心无法接受孩子与他们分离,他们就会给孩子写下不要长大的人生脚本,这类父母通常会采用溺爱孩子的方式,让孩子没有照顾自己的能力,也没有和其他人建立关系的能力,父母便满足了依赖孩子的需求。

  比如父母为孩子写下了不要是男孩或是女孩的脚本,父母会因对孩子的性别期待没有得到相应的满足而迁怒于孩子,本想要个男孩结果却生了个女孩,本想要一个女孩,却偏偏生了个男孩,这类孩子通常长大后会有非常低的价值感,渴望来自他人的认可和赞美,非常害怕他人的否定、拒绝和轻视。

  心理学家阿德勒说过,人生中最不幸的一个事实是,我们遭遇的第一个重大磨难多来自于家庭,并且这种磨难是可以遗传的。

  但是我们仍然需要对于原生家庭的创伤这个部分有一个合理认知,如果没有建立这样合理认知,一谈到原生家庭我们就会觉得自己是那个最倒霉的人,为什么这些事情会发生在我的身上?为什么我会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为什么我会遇到这样的父母?

  如果这样想,我们就仍然沉浸在原生家庭的创伤所带给你的桎梏中无法自拔,当然有时候我们在创伤的层面将自己特殊化,会让自己感觉到稍微好受一些。因为这样我们就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我如此的糟糕是因为经历了和你们不一样的过去,一旦我们将所有的责任都给到父母,自己似乎就不再需要对自己人生的所有的低落,所有的失败负责,好像一切的不好和负面的东西都是过去造成的,都是父母造成的。你也许会认为,如果我接受适当的教育,我就会成功,我如果没有遭受情绪上的伤害,我就会快乐。但是我要建议大家去抛弃那种“我如果”的幻想,那是一个关于追求完美得近乎极端的一个理想化幻想,所以即使你的命运重新来一次,人生也没有理想中的完美,去接受这个事实,“不完美”才是人生。

  当我们孩童时,我们弱小无力,所以我们会觉得父母无所不能,我们会把父母“神”化,我们时常会认为,父母生了我们就应该有能力给予我们最好的。可是也许你的父母已经尽其所能,却还是无法成为理想父母,这个时候我们是否需要看见自己内在是否有个无辜,柔弱,幼稚的小孩。即使面对神,如果你只要神爱你,却忘记寻找让自己更爱自己的方法,你的命运依然在别人的手中。拿回自己的生命,去完成与父母的分离。这是我们走出原生家庭的创伤需要有的第一个认知。

  散文家蔡澜先生曾经说过这样一个故事,他说有一次他坐飞机,飞机遇到气流,颠簸的非常厉害,他旁边坐的一位乘客已经在瑟瑟发抖,他自己就很镇定,最后飞机终于平稳降落,瑟瑟发抖的那位乘客就好奇的问他,他说“你这么镇定,你难道以前体验过死亡吗?“蔡澜回答”不是,我活过“,我活过这三个字是一种对生命的敬畏,而我活着难道不是我们此刻最值得去感恩的吗。父母对于我们的生命目的而言他们是完美的,父母对于我们人生道路而言他们只是引路人,当我们纠结在过去的伤痛里,我们就会忽略掉,此刻的我们还可以做出选择。

  你没有办法回到过去去改变过去,也无法因为改变过去而改变你的未来,这不会让我们的余生过得更好。前两天咱们平台田淼老师讲书的时候还提起过,我们的导师郭品禾老师曾经上课的时候跟我们讲过一个例子说“一个鸟呆在一个笼子里,那么你现在就应该把笼子打开,把鸟放出去,还笼子以自由”田淼老师还开玩笑跟我们聊,第一次听到郭老师讲的时候,还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是把鸟从笼子里放走,结果确给了笼子以自由?这里的鸟就是我们的那些创伤啊,就是我们的那些怨恨啊,就是我们那些抱怨啊。你看似不肯原谅别人,结果确是不肯放过自己。如果你已经看到了那只鸟,就请把你的笼子打开,当我们接受,并愿意停止纠缠,这也就代表着我们开始要在未来为自己负责,你会认可现状和现实,你才会做出自己的选择。过去无法改变,此刻却掌握在手中,这是我们走出原生家庭创伤应该有的第二个认知。

  第三个需要拥有的正确认知是,家庭是个传承系统,由一代又一代的核心家庭也就是原生家庭传递而来。你的原生家庭可能很糟糕,但我们必须要认识到你父母的原生家庭是会更糟糕,如果我们把自己放在一个家族的谱系里面去看创伤的话,过去的半个多世纪里中国经历了战乱,到建国到文革,也经历了物质匮乏,经历过精神的一些动荡,这是有着集体创伤的一个大背景的时代,所以对于当我们的祖辈,在他们的父母那里所获得的资源来说,他们所经历的匮乏毕竟更多,但是请觉察,我们现在正生活在比我们的父母要更好一些的时代,这是一代一代的改变和一代一代进步所带给我们的。我们可以去尝试把伤痛变成一种经验,我们可以通过自己的学习和努力,创造美好的生活,而不是复制父母曾经走过的路,让我们能够比父母做的更好一些,我们肯定也会犯错,但是我们却在进步,这就是走出原生家庭桎梏的一种跨越。

  我想此刻聆听的你,可以从理性上接受我所讲的这些道理,但仍然会有很多原生家庭创伤所带给你的情绪找不到出口,对于你的情绪我非常理解。我们不是一定要和父母修复关系,达成所谓的和解才能够自我成长。尤其是遭受很深的童年创伤的朋友,内心没有解决问题的根源,只是认知上的强迫,这种“和解”并不能维持长久,并且还会给你带来更深的痛苦。所以我们目前最需要的是,察觉到因我们的童年经历,所导致我们的哪些部分的丧失,比如爱,价值感,自尊,力量等,当我们可以通过一些形式或者方式,去进行重新的联结,这才能帮助我们跨过创伤,重获新生。

  就像在咱们华夏盛德礼学应用的课堂中,郭品禾导师会带领我们体验很多的仪式,比如礼归序位课程中的成人礼,比如TTT的课堂中体验到很多有关于生命意义的仪式,疫情过去吧,我们可以一起来总部感受仪式的力量,它会帮助我们收获内心的力量和成长,帮助我们去联结可能我们已经本身忽略掉了的价值。

  因为最早的礼仪就是源自仪式,所以仪式,也是咱们华夏盛德礼学应用课程体系中不可缺少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就像我们现在听到我讲课时候伴奏的这首音乐,上过礼行课程的礼友们应该非常的熟悉,听到这首音乐是否已经想起了礼行课程中之最后一个与祖先链接,寻找生命力量的仪式了呢,此刻的你是否已经能量满满了呢?礼行课堂中的这个仪式还有心灵花园的冥想体验都是郭品和导师专为礼行课程所打造的。

  在课堂中,我们会带领大家去体验,只有我们重新处理曾经我们无法表达的关于创伤的感受,联结我们忽略的能力,我们才能越过创伤继续前行。我们也会给到大家时间去分享,你会发现我们往往更容易在别人的故事里,看到自己的影子。我们能够在关系里反观,能够在角色中学习。人生的舞台没有彩排,每一场都是现场直播,所以在课堂中去体验,为的是接下来更加精彩的演出。

  阿德勒说:幸运的人一生都在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他还告诉我们“我们经历了什么不能决定我们的人生,我们是如何解释我们的经历却可以。”说到底幸运与不幸的选择权,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中。去选择你的体验,去体验你的选择。相信我们都会成为那个有力量的幸运人。


© 2020 礼商书院 LiShangShuYuan.com 沪ICP备17018568号-5